Friday, August 17, 2007

女子的幸福

女子的幸福究竟是什麼呢?可能只是可以受教育,可以選擇工作,可以得到男性的尊重,可以穿喜歡的衣服,可以有自由戀愛的機會。讀《喀布爾的書商,和他的女人》方曉得女子的幸福原來是這樣的簡單,也是何等的艱難。

阿富汗的婦女需整日待在家中,要比家中的男性更早起床,準備好茶水早點,照顧各人起居生活,清潔打掃房間,洗衣服弄飯餐,直到各人就寢,才可以窩到牀上去睡。儘管是何等的任勞任怨,還是會受到家族男性成員的苛責謾罵,管那是你的兒子或兄弟,因為婦女的地位很低,被看待成無法生產(外出工作賺錢)的家中婢女。加上女子學校在塔利班統治時全部關閉,即使後來學校重開,也不一定可以獲家庭准許讀書;即使具備學識,父兄丈夫也不一定允許你外出工作。女子的工作就只是在家裡照顧丈夫,哺育孩子。

雖然塔利班已經離開喀布爾,但那些法令還是深深的影響著阿富汗人,特別是那些和女子有關的法令。雖然婦女都愛穿高跟鞋,都愛塗美麗的甲油,還會在藍色的布卡裡面穿著色彩繽紛,甚至有蕾絲邊子的衣服,但他們沒有獨自離家出門,沒有不穿布卡走到街上,沒有與非親屬的男性單獨相處,因為這都會受人非議。女子婀娜的身子都裏在闊大的藍色布卡下面,姣好的臉龐都隱藏在頭罩裡,動人的雙目只能透過頭罩上的網格去觀看世界。

在阿富汗,婦女對愛的渴望是一項禁忌……。年輕人沒有約會、相愛和選擇的權利。愛不僅與浪漫亳不相干,相反卻被視為一種嚴重的罪過,要被處以死刑。即使只是收到男孩的一封短箋,然後回信,女孩從沒有和那個男孩獨處,已經給人判斷成「不知廉恥的婊子」。女子的命運全由母親決定,並視為家族的重要買賣。婚姻需在男方家中的女親友幫忙下,向女方提親,並經過多次的請求(包括類似交易的討價還價),訂定最好的聘禮條件後,才能成功;直到婚禮後的第二天,男方向女方家裡送來染有血跡的白手絹,而非新娘的屍體,那才代表婚姻的完滿。

人的價值和尊嚴在喀布爾這樣的地方究竟變成怎樣的了?透過蘇爾坦這個喀布爾書商,還有他的家庭成員,隱隱的窺視阿富汗人民的生活,塔利班的統治和影響,社會的價值觀和文化。不禁慶幸自己是生活在今日香港這樣的城巿。

粵斯娜.塞厄斯塔 (Asne Seierstad):喀布爾的書商,和他的女人,陳邕譯。台北:網路與書,初版,2007年。

3 comments:

堅仔 said...

這種習俗

其實苦的又何只是女性呢...

Amanda said...

你說得也對。可惜的是眾人都在這習俗中痛苦成長,卻沒法去顛覆它,改變它,讓下一代不用再受這樣的煎熬。

Belle Lau said...

幸福的界定,人人都不會一樣。

www.flickr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