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anuary 26, 2008

博益停業


不小心弄傷自己,流了
只感到痛,卻不曉得正在流

博益停業。最初看到這個消息,也覺得沒什麼,但意識漸漸回來,想起中學時代,那幾個每天都往圖書館裡跑,回家抱著書不斷讀的暑假,獲得最豐碩美好的閱讀經驗,而那些書大都是來自博益出版社。畢華流、原振俠、衞斯理、林燕妮、赤川次郎、村上春樹……

越想下去,心裡越是難過。加上看到受害人之一的作家天航所述:「市面上所有博益、一本堂書籍,於三月尾將停止銷售、收回並銷毀,以後也不會出版。而出版社亦不會讓作者取回所有簽約作品的版權。」

不曉得南華早報的決策人是否也是博益的讀者,他們有沒有認真看待出版業的角色、社會責任和道德良知。他們有沒有想到這個決定讓多少辛勤筆耕的作者、酷愛閱讀的讀者、追求知識的年青一代受傷,而香港這個被人稱為文化沙漠的城巿也已流下來。

1 comment:

Vio said...

咁大件事? 以後可能只有在圖書館才可繼續讓公眾看到博益的書。

www.flickr.com